Yangfan's Niwo8.com

Is what I do,love and create

首页 > 随笔 > 田存孝

田存孝

2007-11-16 16:16:00

冷风在吹,树叶早已经埋在干硬的土地下沉睡,偶尔能见到的蓝天也没有了,一望到底的灰色,拾着眼下的小河,那水冻了又冻,一层又一层的冰,摸上前去,竟有一些粘手。夜晚灯光点点,玻璃窗被冷风推挤,暖气上围绕着香烟的雾气,渐渐的看到了霜,白花花的霜后面是无尽的黑夜,连星星也没有,又一抹冬天来了。
 
今年的冬天比往常要冷,在温室效应这个词汇都普及到学龄前儿童的大脑中的时代,这样冷的冬天大约算是好事。当然我不喜欢像很多人那样,大肆的形容一下这美丽的冬天,也禁止自己在这种环境中诉说自己的不幸,在寒风中捂着大衣走着,是挺惨,不过要为了这惨状再写写的话,就更惨。
 
看一本书,同时听一盘磁带,天天的看,天天的听。等到许久不听不看时,再听这盘磁带,就想起来看的那本书,或者许久不看不听时,再看这本书,就想起听的那盘磁带。不知道其他人的感觉如何,我是认为这有连带作用的。这样的冬天就让我想起初中时代,我的初中不算有多惊心动魄惊世骇俗,但是我一位同学的初中就算的上,其实我觉得她所有的时代都算,只是我遇上她时,她正好初中。
 
这位同学叫田存孝,听起来挺中性的,她是个女生,不是我就喜欢写女生,这种事情在中国解释不清,我也不想解释。她的学习成绩很好,不过不是死学的那一种,她上课接下茬儿,而且是英语老师的下茬,这位英语老师打遍全校所有初三学生,在我们这个区都是有名的,但惟独没打过她,因为她学习好,她随便接一个下茬儿,接的就很有水平,能让这位老师半天不知如何回答。
 
现在想想,初中的知识不难,不过那时的我们,只争学校第二,第一根本不在考虑之列。这不能算做我没有骨气,没有男子气概,全学校还有很多男生,他们也同我一样,只梦想第二。幻想田存孝不得第一名,就像中国男足夺得世界杯一样,这赌玩不起。
 
田存孝的家,没有父母,只有奶奶,还病入膏肓了,每天她不能上晚自习,要早早的回到家去照顾她的奶奶,一直要忙到午夜,才能坐下来看书,她家没有电灯,她是借着窗户外的路灯看书的。她家挺穷,还没有申请贫困生,只靠奶奶白天拣别人不要的东西,然后卖掉生活。听说她吃不上一顿饱饭,除了校服没有其他衣裳,这对一个女生来说好像挺残忍的。可就是这样一位女生,永远都是学校的第一名。
 
听起来是不是像小说,像文革?如果我不认识她,我也认为这种情况在八二年出生的人中间,是不可能发生的。
 
小时候的我,身体不好,还不注意,经常感冒,有一次我就严重的感了一回,大鼻涕横流,让我都不敢抬头见人,生怕对方看到我这掩饰不住的鼻涕。田存孝跟我的关系挺好,经常主动找我聊天,我也愿意与她聊,不过那次她走到我的面前,我这鼻涕却控制不住,又怕她见到,就低着头,不跟她说话,想如果早点结束这次谈话该多好,田存孝是个聪明人,不一会就发现我不理她,便很识趣的走开了,还对我说了再见,当时我就不明白,其实再下课还会见到,或者放学也会见到,说什么再见呢。等到以后,我才想起,这是她对我说的最后两个字了。
 
我们因为这件事情断了联系,她一定认为我是看不起她,觉得她穷。这算挺遗憾的,那会太小,也想不起帮助人家一把,最后了,竟还以这种结尾收场。身边的朋友跟我说,这儿事一定要解释清楚,孩子时代容易有阴影,这儿事会记一辈子的,其实我何尝不想解释解释,只是没有再能联系到她的机会。
 
遗憾存心中这么多年,终究是被这冷冬唤醒,再想起她的时候,不知道又是哪一冬啊。
上一篇:第一页
下一篇:观瀑蜕听泉
Get in Touch EMail:sifinsh@163.com QQ:121876723 WECHAT:sifinsh
Copyright©2008-2020 Niwo8.com.All Rights Reserved.The Eleventh Version. 京ICP备0903365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