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angfan's Niwo8.com

Is what I do,love and create

首页 > 随笔 > 观瀑蜕听泉

观瀑蜕听泉

2008-11-19 16:46:00

记得小时侯,我特别怕鬼。尤其最害怕的,就是奶奶家的院子。那是一个长条形的过道,过道中有4个院子的入口,奶奶家是第三个院子。每到夜晚,这几个院子就黑的可怕,一点光亮都没有,想要路过前两个院子的入口,到达第三个院子,也是很需要勇气的事情。
 
从小,我跟着奶奶生活,一直到了小学快要结束,才回到父母的身边。所以,小学的我,跟奶奶最亲。当我去上学的时候,奶奶就会说,早点回来,奶奶在家等着你。此话一出,我就倍感温暖,知道自己是个有人疼有人惦记的孩子。奶奶总是一副慈祥的笑脸,生活也是一丝不苟,井井有条,我就总是被照顾的很周到。
 
奶奶是街道办事处的主任,办事处是个小平房,冬天的时候,就需要晚上9点定时有人去换煤。办事处的人轮换班,每人一天,倒也公平,奶奶被分配了每周六的晚上9点。那时候上学要上到周六,只有周日一天休息。所以,因为我第二天不用上课,也就不着急写作业,奶奶去换煤,我也跟着去。
 
我跟奶奶走在路上,不是理所当然的并排走,而是我走在前,奶奶走在后,用手电帮我照着路。当换完煤,回家时,就需要通过那一个长条形的过道,可是,这种时候我是不害怕的,有我最亲的奶奶在身边,就像个小英雄一样,还惦记着能保护奶奶呢。
 
后来,学校组织了一次看电影,就当是春游了,电影的名字叫阴洋法王,讲的是一个有法力的人,在阳间通往阴间的路上,劫持灵魂,做他的走狗。被劫持的人,就生也不能,死也不能,总之,是没有再投胎的机会了。
 
之后,故事就到了一个微观的时间,像是清朝年间,有一个很漂亮的女人,死后,不幸遭遇了法王,可是她又不甘愿受法王的领导,逃回到了阳间。因为不是个活人,就需要画脸。到了晚上,这个女人就走在街上,无家可归。一个秀才,走夜路,看到了这个女人,怜惜之心大起,便收留了她到家中小住。
 
不料,秀才的老婆,是个很敏感的人,感觉到了这个女人的异常,便叫上秀才一起到纸窗户上挖了个眼,向内看。正好赶在了这个女人再画脸皮。他们很害怕,可又不敢声张,私下寻找高人除魔。电影都是这样演的,一定会真的有高人出现,高人就出现了。高人看透了女人的不幸遭遇,决定替女人出头。高人去咨询了阎王,阎王却不受理此事,高人只好自己去斗法王,过程很艰难,是电影都艰难,而且正义是会胜利的。艰难的打败了法王,送了女人回阴间。秀才搁年生了个闺女,长的像极了那个画皮的女人。
 
电影结束了,我却日日处于不寒而栗的状态,时刻都在防着别人,精神紧张到了极点。到了周六,一周该换煤的时候了,我照常跟着奶奶去,回来的时候,恐惧的不行,总是有不好的预感。当走到了长条形过道的时候,身后走着奶奶,拿着手电,照着路。背后方向很远的路灯有一点点光亮过来,把奶奶打成了很长的影子。我就看着奶奶的影子,慢慢的走。
 
突然,一股寒流推向我,我觉得奶奶变了,不是我的奶奶了,她是别的东西。我停下来猛的回头,看不清奶奶的脸。奶奶却仍旧自顾自的走着,离我越来越近,我的身体动也动不了,只是瞪大了眼睛看着,看着,之后,奶奶走到了我的跟前,站住了,却什么也不说。一个踉跄,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 
第二天,醒来,我就要求父母把我带回家。父母也愿意,只是奶奶有点不情愿。走的时候,我跟着父母,奶奶站在木制的门口目送我,我不知道奶奶是什么样的表情,我不敢看她的脸,可是我的心里难受,有点舍不得。我不知道奶奶难受不难受,我总是觉得那晚奶奶就突然变了。
 
我还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奶奶和我的家,走向了我的住所。
 
最亲的人,从那天开始,就换成了我自己。
上一篇:田存孝
下一篇:不清白
Get in Touch EMail:sifinsh@163.com QQ:121876723 WECHAT:sifinsh
Copyright©2008-2020 Niwo8.com.All Rights Reserved.The Eleventh Version. 京ICP备0903365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