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angfan's Niwo8.com

Is what I do,love and create

首页 > 随笔 > 我曾踏月来,因佛在山中

我曾踏月来,因佛在山中

2019-10-24 16:00:00

  当我刚刚度过37岁生日之后,好似还没来得及回顾我这前半生所经历的事情,就一下到了这个年龄。我记得看过这么一句话:“当你老了,沉下心来回顾一生,就会发现,选什么专业、选什么作为第一份职业、何时选定了对象而恋爱、什么时候结婚,其实都是命运的巨变。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,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。”
  而我这两年,真的就以为每天都是普通的一天,可是现在想来,每天都不太普通。不普通到我又得站在选定对象、结婚的三岔路口,再洗礼一次。那些由生活带来的琐碎,在不知多少个黑夜里,融汇成了轻柔的银河,它不再触碰我,但依旧照耀我。
  我知道它教会了我平和、平淡、平顺才是生活的真谛,才是两个人凝聚的终极力量。不过我到底有没有资格谈论平淡,这是个问题。有本书里面的一句话,我印象深刻,一位老太太说:“我就特别看不起你们这帮年轻人,二三十岁就叨逼叨说平平淡淡才是真。你们配吗?我上山下乡,知青当过,饥荒捱过,这你们没办法经历。但我今儿个平安喜乐, 没事打几圈牌,早睡早起,你以为凭空得来的心静自然凉?老和尚说终归要见山才是山,但你们经历见山不是山了吗?不趁着年轻拔腿就走,去刀山火海,不入世就自以为出世,以为自己活佛涅粲?我的平平淡淡是苦出来的,你们的平平淡淡是懒惰,是害怕,是贪图安逸,是一条不敢见世面的土狗。
  我没经历过,我真怕我就是逃避了,变成一条土狗,为此我应该为的可以谈论平淡找一些资本,上山下乡我是不行了,我想我最能接触到的平静与平和,就是寺庙,好,我就去寺庙,我去洗礼我自己,我去再造我自己。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  有位修佛的朋友,叫小泷,他组织去药师寺,我从没去过这个寺庙,据说完全没有商业味道。我听他说,一个寺庙如果没有僧人禅修,就没有了界门,没有界门,寺庙就不是寺庙。很多寺庙已经没有真正的僧人了,但药师寺有,说的我对药师寺非常感兴趣,遂报名参加。
  上山路特别考验车技,我觉得以我的水平,但凡再差一点点就上不了山。小泷说,有的人终其一生连寺庙的门都进不来,想进寺庙也要看缘分的,你觉得路难走,是给你的考验,只能你自己度过去。
  嗯,太玄了。
  到了寺庙先进居士室入住,引领的居士说,有两间屋,一个四人间,一个一人间,你们怎么分?
  这种时候就别犹豫了,我讨厌跟陌生人一起睡觉。我说我去一人间吧,我失眠严重。那个居士领着我走,映入眼帘的居然是五人间,一人间的意思竟然是一个空床,僧人讲话的风格真独特,我跟僧人住一起,呵呵心情特别好。那个居士说,你放心吧这屋里没人打呼噜。人家都这么说了,哪还好意思回绝,只好住下。
  放好行李就到了午斋时间,小泷说,吃饭时不语,给你盛饭时,不要就摇手,要就点下桌子,不可以剩饭。嗯不错,寺庙的感觉来了。守着眼前的两个大腕,一位女施主抱着菜盆款款走来,那大勺子哐哐两下就给我都盛满了。
  匪夷所思啊,不是需要给手势的吗?以我患过厌食症的饭量怎么吃的了?!尝一口,嗯好像没怎么放盐,再尝一口,嗯好像没有辣味,对了葱蒜这种五辛就更别想了,半碗没吃完我就有点打嗝儿了,这可怎么办。
  我偷偷端着碗想出去倒掉,小泷看见了,一个箭步拉住我,不能剩!
  我真吃不完了怎么办?
  我帮你吃。
  嗯,很好,一个男人端着趴拉的不像样的剩饭对着另一个想替自己吃完的男人,我就盯着他,他也盯着我,这个场景有点酸涩。又感动又苦涩。
  不用了小泷,我突然又感到饿了,我自己可以的。
  我就端着碗,在洗碗池边蹲着慷慨激昂,小泷站在一边一动不动的旷日持久的盯着我。为什么突然觉得这不是平静……
  午斋这么微妙,吃完我独自走到一个僻静所在,溜达溜达,打算万一吐了也没人看见。然后我看到了这个。
  这是什么?酸黄瓜条吗?很好吃的样子,左右看了看,没人,拿起一根扔进嘴里,一股极度酸涩的味道拍在我的脸上,现在我比午斋时更加酸涩了,这个寺庙太可怕了,这种人类不能吃的东西为什么装扮成很好吃的样子。
  调整了很久之后,我装作没事人儿一样回到了山门,小泷和同行人等我很久了,我们去拜山。
  我知道了所有的寺庙,第一殿一定是天王殿,里面供奉了弥勒菩萨,因为弥勒是未来佛,现世还是菩萨;我知道了没有如来佛这个称呼,如来就是佛,佛就是如来,应该叫释迦摩尼如来;我知道了东方三圣是药师佛、日光菩萨和月光菩萨,西方三圣是阿弥陀佛、观世音菩萨和大势至菩萨;我知道了给佛问讯的姿势;我知道了三拜的方法……
  真是大开眼界。
  拜山完毕就是讲经,讲的心经,全称叫般若波罗蜜多心经。我内心呵呵了一声,原来不是波罗蜜心经,沉默果然是遮瑕的最好方式。
  原来心经是观世音菩萨的感悟,翻译者是玄奘,唐三藏的三藏是通晓经、律、论三种的全才大师才可称作三藏大师;
  原来般若读作bore,是古印度词汇,意为智慧、沉静等意,波罗蜜多是到达彼岸的意思,之所以玄奘不翻,直音译,是因为这些词汇有多种意思,每一个人心境不同,所需要的理解不同,所以不翻;
  原来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五蕴之一,色受想行识。
  有色界,还有无色界和欲界,合称三界,色虽无欲,但却有形,有相,是物质的世界,但有形有相同时也是无形无相,曾经有人辩风吹幡动,是风在动还是幡在动,辩的天昏地暗而无结果,去问禅宗六祖惠能,惠能说,风也未动,幡也未动,是你的心在动。心中的欲望和眼中的世界,都藏于你心,你的世界有欲有形有相,但总会消散的,空也无,无也无。入于清静,清静也无,得真清静,空色一如;
  原来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为六根;对应的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为六尘,所谓六根清净就是没有欲念,摒除了六尘;
  原来南无音为namo,是皈依的意思。
  太多太多了,多的我都记不全,原来讲经可以这么涨知识,同时这么的击打灵魂。
  我听他说,知苦才聊苦,但我也听说,喜欢谈论痛苦的往往是不识愁滋味的少年,而饱尝人间苦难的老年贝多芬却唱起了欢乐颂。有点矛盾,不过这次讲经仍然让我感觉初入人世,我真想把以前的夜归还给银河,把春雨归还给淑淑奚落,把那些逃避、沉迷归还给过去的我。
  知苦才聊苦,懂苦而不苦,明日的我,胸中有日月,即刻振山河!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  带着一腔热血,我开始抄经了。
  好的我知道你没有耐性了,请看成品。
  确实不太会用毛笔了。
  过了这一篇儿,我想说说跟僧人一起上晚课,当经文逐渐有节奏了以后,我的内心已经兵荒马乱金戈铁马了,但是我一定在别人看来只是比平时沉默了一点。
  我知道,这是一场战争,而且注定单枪匹马。
  那是一种空灵的感觉,有似万丈迷津,心又何如,恰似无舟可以渡人,除了自强,他人爱莫能助。我好像烧毁了我所有的记忆,我扔掉了所有的昨天,我想迈步向前走,我相信我的脚步轻盈无比。
  阿德勒勾勒得未来,我懂,那些将去的未来,都是我未曾谋面的故乡。这个经文突然有点像筝音,也是那么空灵,那么撞击心房,点燃我双眸盛满的感激。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  八点半上板关灯,我根本睡不着,三个居士立刻就响起此起彼伏的呼噜声,到底是哪位居士告诉我没人打呼噜的我真忘记了,不然我在寺庙中也不一定控制的住心性。
  十二点,我沉沉睡去,十二点半,一位居士的闹表响起动听的音乐,他坐起来念经了;两点,又一位居士的闹表想起悦耳的赞歌,他坐起来念经了;三点半,再一位居士的闹表响起了炸裂的催命符,他坐做起来念经了。
  到底是哪一位居士说这间屋子不会影响失眠人士的,我真忘了,不然我一定控制不住心性!
  五点半,他们起床了,拍拍我,告诉我要上早课了,好的,谢谢你们,我爱你们真的。
  我的早课是这样的。
  还是那个流程,我已经知趣的站在了外侧。
  好无趣,还是看看我的早饭吧。
  呵呵,这是早饭,不是我着急了直接嚷嚷着说一个包子足以,我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!我想了想,为什么只有要和不要的手势,谁赶紧发明一个只来一点的动作给我用?!
  早饭吃完,实在不开心,我居然看到了这个。
  难道是花生米?太带劲了,左右看看没人,抓起一个扔进嘴里。
  寺庙不让吐食物,我觉得真是世事无常,我忍着走出了食堂,吐给了狗,那狗闻了闻,又看了看我,跑开了。
伙伴问我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,我说了究竟,它们告诉我这是生莲子。我一定得改一改看见什么都好奇想吃的毛病!
  天还未亮,我看着月亮,突然觉得看月亮是个很隐私的事情,我喜欢和我爱的人一起肩顶肩的看月亮,你看它们,月亮躺在星星的怀抱里,我看一眼月亮再偷看你一眼。
  我他喵的再想什么!我发现莲子可以让人产生幻觉,这么苦,一定是的。
  我们爬了观音洞,我们又抄了经,我们又拍了照,我又望着远方想着你。
  我的药师寺之行就快结束了,我看着那个山门,和山门之后的弥勒菩萨,他一定知道我灵魂要迁徙的方向,我向他道声早安,他好像再跟我说,知道我托着夜露起飞的负重。
  人跟人相处平淡如水的方式,我领悟了,你想想,如果有一天人类感官变得更强,所有人变得敏感而多情,一次呢喃就是轰天巨响,海边的浪花纹路清晰可见,甚至一只麻雀飞过你的身旁都让你被划破臂膀,让那些最冷漠的人对着曾经的事物落泪,这个世界还是自己的世界吗。
  真正的世界应该是,清晨到日暮,未来的你在我的心里,每一天都一样,好像稀松平常,就像波澜壮阔的海上闪耀的星光,别人都在狂躁,而你我,沉寂在我们的世界,召相辉映。
 
  何必济济一堂,不如旷无一物。
  何必慷慨激昂,不如揽君入怀。
  何必春花秋月,不如心之永恒。
  何必纠结过去,不如放眼未来。
上一篇:您助我飞 我望您走
下一篇:最后一页
Get in Touch EMail:sifinsh@163.com QQ:121876723 WECHAT:sifinsh
Copyright©2008-2020 Niwo8.com.All Rights Reserved.The Eleventh Version. 京ICP备0903365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