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城!在泉水里回血

2019-05-12 22:00:36

摘要:你们听我说,我爱上了一个姑娘。但是你们看,我被枪毙了。
你们听我说,我爱上了一个姑娘。
她发型多变,眼睛黑亮黑亮的,笑起来有两个月牙,脸上有两个痦子,点缀的天衣无缝,身形高挑,来去都静静的,非常醉人。
我五行缺木,所以叫木易,她呢,我称呼她为四心草。看吧,她也缺木。
她就在那,像一朵花,我并不熟悉她,我们是同事。
运气来了,挡都挡不住,我跟她一起吃饭。
我说了我的过去,她说了她的历史。我爱断舍离,她也爱,我喜欢猫,她比我还喜欢猫,我喜欢历史,她也读历史,我怕我的猫离开我,她怕她的兔子离开她,我学过毛笔,她至今还在写,我喜欢音乐,她可以谈古琴,我喜欢舞蹈,她可以跳芭蕾。
在人群中无意间发现一个和你志趣相投的人,又惊又喜,彼此相互一笑,默契尽在不言中。
如果能留住那一晚,我可以用我的黑发去换。
回去时,我给她约的车,她纤细而挺拔,像一颗小白杨。
她说可以喝豆汁儿,我才不信呢,我信就是傻子,然后我们去喝豆汁儿。那一次,她很知性,我强行牵起了她的手,空气都甜了。
如果能留住那一挽,我可以用我的双腿去换。
四心草是个很喜欢猫的女孩,表情包里都是猫,她甚至记得上一个单位的猫王。在她的手机里,猫的各种表情,照片,活灵活现,好像我也在现场一样。
她第一次驻足停在我的身边,是我拿着一只虾喂猫,我能感觉到,她的眼神全在那只猫身上,我也爱猫,但第一次觉得人不如猫。
如果能留住那一刻,我可以用我的双眼去换。
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?就是不计代价的对她好,什么都想给她,就算没有也要抢来,然后再给她。需要的话,我也是你的。不需要表演,不需要套路,她能感觉到的。也许猫感觉不到,可四心草可能就是一只猫。
听起一首歌。
阳光正温暖,一直照进我心里
如果没有你,怎么会有我今天
有时我会想起和你经历的故事
那些情景在飞扬,甜蜜又感伤
四心草,我们经历的故事不多,但你看外面川流不息的人群,又有哪一个可以像我们一样。
我们去看电影了,这种事情,如果真看那活该单身,我拉着她的手,热的汗水交融,她想松手,而我不让。
有一夜,互道晚安,我说,给我一个吻,她说,睡觉!我说,给我一个吻!她说,快去睡觉!我说,我给我自己一个吻,mua,真香,晚安,她说,哈哈哈哈。又有一夜,互道晚安,我说,给我一个吻,她说,睡觉,我说,给我一个吻!她说,快去睡觉!我说我教你,三个字母,mua,来,给我一个吻,她说bye,哈哈哈哈。
如果我问你,你能做我女朋友吗?你可不可以别说,等我考虑考虑。能吗?四心草。
听起一首歌。
我要 你在我身旁
我要 你为我梳妆
这夜的风儿吹
吹得心痒痒 我的情郎
我在他乡 望着月亮
她说,脆弱的你,怎么还不上班,我给你买的酒,快被我喝光了。四心草,难道你不知道,这是你的独门秘籍吗,让我复活的独门秘籍。
四心草工作很忙,忙到我都不忍心约她,即使周末,她也有很多安排,但我心里知道,计划其实是可以改变的。
我们看的电影是复联4,我完全不懂,我觉得她也不懂。我懊恼为什么是这个日子,我想带你去看飞驰人生,但也许你想带我看后会无期。
我想起了韩寒的奉献,长路奉献给远方,玫瑰奉献给爱情,我拿什么奉献给你,我的爱人,我不停的问,不停的找,不停的想。
我送四心草回家,拉着她的手,想吻她的脸,她说过分了,我嘿嘿一笑。再回家的路上,坐在车上,即使远离你,我也感到自己一头扎进了未来幸福的家园,道路无比顺畅,轿车无比轻盈,我把这个城市抛在脑后,我把我的历史抛在脑后。这感觉醉人。看着后视镜,你变得遥远,只有我心里那个明亮的印记昭示着位置所在。
四心草出差了,每一段行程都会告诉我,我说,我要看照片。好嘞!果不其然,一个风景,我说不看风景,她说那没了。这样的骗局经常上演,我还无处申诉,有没有一天,我能收到一张嘟嘴的,捂脸的,搞怪的照片。
四心草值微博,特别忙,我说在下是不是不会出现了,她说,是的退下吧,我说遮。
四心草发刊了,夜里就要工作,我想办法也来单位,我说,暖心大叔给你买早饭,她说,好多人都问我要不要早饭,我说那我不带了,她说,你要饿死我。
四心草在会议室,谁管它会议说的什么,我的心里只有她,可我不敢看她,实在忍不住,抬起头,我发现她也在看我。
想起一首诗,春日宴,绿酒一杯歌一遍,再拜陈三愿,一愿郎君千岁,二愿妾身康健,三愿如同梁上燕,岁岁常相见。
如得求这轮美景,我可以拿我的心来换。
 
有一天,我犯了错,你说我们不合适。
就像多米诺骨牌表演,码的多么宏伟的城堡也会眼睁睁的看着它坍塌,我心里那个美轮美奂的城堡和花园,也坍塌了。
告别的时候,还是要用力一点,因为你多说一句没准就是最后一句,多看一眼,弄不好就是最后一眼——韩寒。
灵魂飘起来了,无处安放。
我来到她的家,她还是不见我。如同伫立荒原,看天地苍茫,而自己无所依傍,回程中,昏黄的灯光下,站台在慢慢的倒退。
她说,我们还是做回朋友吧,如果不行,那就做回同事。
她说,就算我求求你行不行。
好吧,就让那些隐忍和冲动葬在这里好了,希望我们再面对的时候,都是彼此最好的样子,但我有点恍惚,会在哪里再见呢,什么样的心情,什么样的场景?好遥远,好飘渺。
依稀记得,你跟我说,emmmm,你到家了不;依稀记得,我们要养个王八;依稀记得,养猫我们要养黑色的;依稀记得,你说你又不是铁石心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