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angfan's Niwo8.com

Is what I do,love and create

首页 > 随笔 > 不做饕餮

不做饕餮

2020-03-25 11:24:25

斟酌再三,我还是决定把它写出来,这是一件让人值得高兴的事,即便对我这样一个人来说。
 
这是一个冬天,二零零五年的结尾,马上就要过元旦了,紫竹院边的小河,冰被冻的层层波纹,有人还拿石块去砸,为的是试试冰的坚硬度,这样,冰面上就散落着一些小的冰块,是被砸碎的,它们好看极了,有点像云彩,也有点像小时候吃的纯水冰棒,色彩斑斓,阳光下泛起五光十色。在这样的天气下,我连出到户外离开办公室抽烟的机会都减少了,只想暖暖的坐在办公桌前,干着,或愣着。不是不想欣赏这搀人的景色,而是我总认为,我每出去一次,就要搭上我的一点元气,我又有点惜命,所以只好放弃那冰面,尤其是那搀衔欲滴的冰块。
 
欢喜的事情总是来的突然,总是料想不到。这么冷的天气,我不想出门,可是朋友还叫我陪同出门,没有办法,只能随行。可就是因为这个,那个好看的姑娘,我又碰到了。很久以前我就碰到过她,不过我没有勇气表达些什么,只是喜欢,看着就好了。她叫王宣,那阵子总能见到,语说心中所想,跟朋友一讲,朋友也起哄,叫我赶紧跟她表白。我有点绕不过理,不知道要表达什么,是表达我总是偷窥她这个事实,还是表达我想亲她这个希望呢。朋友还做了个假设,说是如果下次见到,我搂过她来便亲,看她会有些什么反应。我觉得这个问题就要看我的造化了,如果她也注意我,那兴许这个举动就促成了一桩美事,但如果她压根就不知道有我这么个人,那么我的结果就很不乐观。这其中也有一个礼数的问题,这个假设放到文革时期,是万万不可想的,怎么有造化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。
 
有人问过孟子,如果嫂子掉到了河里,是救与不救。孟子说:如若救,则必要触手,便是男女授受不亲。如若不救,便是豺狼,泯人性。在礼数,不可授受不亲,在道德,不可行豺狼之所为。但两者兼,则行授受不亲之所为。从此大众有个行为准则,宁可非礼也不做豺狼。当然在非礼和豺狼当中选择一个很痛苦,就像一个很经典的问题,说的是母亲和妻子同时掉到河中不同位置,只能救其一,你会救谁,这个想必谁都不愿意选择,还不如自己先一头撞死在河边痛快。于孝道,救母亲,于情意,救妻子,可两者兼在,又如何做出选择呢。这只能怪嫂子为什么要掉到河里去,你做出什么选择都是一个从权的问题,选择哪样都没有错。
 
我若是真的抱来王宣便亲,这件事就不是我的错,不是我有神经病,这也是情意之至,只不过有点偏激罢了。至于我得到的是什么结果,就要看王宣她自己认为我这种行为是太过非礼还是太有男子气概。她面临的就是一个从权的问题,就算她很喜欢我,但是赶上我这么突然直接的,也许就一下子蒙了,一个大耳锅贴糊上,赶紧离开了。就算她不喜欢我,但是赶上我这么豪爽大方的,也许就一下子醉了,两手相牵戚戚唯唯。这其中有个不大不小的问题,就是我不了解她生活的环境,不了解她的性格,那么我对于她会如何做出选择就心里很没底,听有位大人物说过:男人不做没把握的事。所以我感觉我这么拿自己的造化开玩笑,对她对我都不是好事。
 
朋友又说,追求女生是要讲究方法的,既然我不能放开性子去赌一个,还可以选择个委婉但是又不失主动的招。我又绕不过理了,不知道这方法放到实际上来是怎样的。文革时期,男人追求女人,不说我爱你,他们说:让我们一起为革命奋斗吧!我认为这就挺委婉,还挺主动的。但是现在环境又不同,说出来难免让人感觉是个大傻冒。也听说有人管自己喜欢的人叫单词十月,其意思就是word-may-may,我的美媚。可是我又怕这种方式她理解不了,反倒弄巧成拙。国外做这种事情,一定要抱上亲上一亲,拿把花跪上一跪,虽然不够委婉,但比较切题。也有绅士拿个酒杯走到媚妇一边说道,难道我们不能为了人类的发展来创造点小人吗,说实话格调真是不高,但目的纯洁单一。这两种方法就形成了两种形式,一种委婉高雅,但晦涩难懂,一种浪荡直接,但简单明了。
 
从前一种方式出发,往往就会出现这样的局面,男主人公对女主人公暗示来暗示去,憋到最后实在忍不住了,还要先讲一些爱祖国、爱人民、爱共产主义之类的背诵,又或说些我看你一个人,需要个疼你的人照顾你之类的屁话,然后才切入正题,讲到了我爱你。因为他要委婉,要高雅,要格调,就要把最高尚的爱先讲出来,把自己置身于看她太可怜了看不过去了一定要帮一个的角色中,才能讲我爱你,女主人公也许有耐心,知道爱祖国、爱人民、爱共产主义是伟大的,她会等着男主人公说到我爱你。从后一种方式出发,就会出现上来就直眉瞪眼的说我爱你,然后来点带有性爱味道的身体接触。我认为这两种方式都不错,哪样也不排斥,只要能抱得美人归,我不在乎方式方法,可我拿不准王宣能接受哪一种,弄不好喜欢“城乡结合部”,两种方法要搭配着来也说不定。
 
无论我是抱来就亲,然后等着她来选择,还是我来选择委婉暗示或浪荡暧昧这两种方法,都不能稳拿。与其这样,还不如只是看看,我在心中还有点期盼。这中间一点悲观的意味都没有,不像我有的文章,开头便是:女人,不过如此,不过几十年,我已经老了等等,饱含沧桑和无奈。我只坐在一边看着她,是出于我自己愿意,是件值得高兴的决定。不知道听哪位大人物说过,人生在世主要做两件事,一,改变物体的位置和形状,二,支使别人那样干。如今的我就想这样坐着,欣赏别人的行为艺术。如果有人说我没有勇气、不男人之类的话,我就说操他妈的,这事放谁身上也不一定办的周全。不能做饕餮,安分的等着真正属于我的那个姑娘就好,我的决定很圆满,也很让我高兴,就像今天的偶遇一样,让我激动的实在他妈他妈的了。
Get in Touch EMail:sifinsh@163.com QQ:121876723 WECHAT:sifinsh
Copyright©2008-2020 Niwo8.com.All Rights Reserved.The Eleventh Version. 京ICP备09033656号